“急救人员来之后,让我走开,用手电筒照了我老婆的瞳孔,按压我老婆的胸口。我也不记得他跟其他同事说了什么,然后就送到120急救车上。在救护车上还做了除颤的动作。后来到了医院,在抢救时医生问我什么情况,当时我挺害怕的脑子也比较乱,我就说夫妻俩吵架有争斗。他后来就问我什么情况要报警了。我就说行。过5分钟后警察就来了。”

在他看来,只有重新回到学校去学习才能让自己的学习效率最大化。“这里的环境没有陌生感,有着一流的学习设施和条件,还有一群一起备考的同学,给自己源源不竭的动力和支持。”他坦言,如果没有一同备考的这些同伴,自己一个人很可能坚持不下去。